《活著》 (張藝謀) @1994


Disc Cover

本片描述中國在1940年代至1960年代的一連串動盪,藉由故事的主角福貴及其家人來反射時代所加諸於人們,難以承受之重。

影片改編自于華的小說《活著》,雖然兩者的呈現有些不同,在于華的小說中福貴是個老農夫,而在影片中,福貴改為市井小民,但所涵蘊的本質是相同的,那就是,生命的無常,以及歷經風雪的蒼勁。

一開始是1940年代,沒落的地主後代–福貴,沉迷賭桌的漫不經心。1940年代是中國新、舊交替的時代,舊社會的遺毒仍斷斷續續地掙扎著,而共產主義的最大敵人–資本家(或地主)正是其汲汲營營要予以剷除的對象,經由福貴的散漫點出了舊社會的腐敗,開啟了後來文革血腥鬥爭的序幕。

四○年代,正是國共內戰方酣的時候,兄弟鬩牆、山河變色,共產主義訴諸於廣大農民,轉化最底層民眾數千年來被壓迫的積怨,成一股浩大無可抵擋的勢力,終於推翻了民國政權,但其代價是內戰,山河淌血。

影片打從一開始就不是一面倒向共產主義、歌功頌德的,反而是,如實的展現時代的嚴酷、小市民的無奈以及存在的荒謬,並且,借由這些冰冷的遭遇,來對比出生命的韌性。在國共戰爭中,所強調的,不是共軍最後的勝利,而是那累累的屍體,才深深的震懾著觀眾,隨著時間的流轉,大時代所加諸於小市民福貴的嚴酷,一幕幕地刺痛著觀眾,碰觸到我們心底那長久以來的麻木與漠然,開始質疑生命的意義與自己存在的價值,開始反省戰爭的意義與人的尊嚴,孰輕孰重?

當福貴與春生驚見在國共內戰中(1945~1949)戰場上累累的屍體時,春生有感而發的說:「咱們得活著回去!」福貴答道:「回去得好好活著!」這兩句話就是本片的宗旨,說明了生活是毫不容易的,能活著,本身就是一個恩賜,至於怎麼樣才是「好好地」活著,影片似乎沒有具體的答案,只以一個開放的空間(小雞長大了,饅頭﹝福貴孫子﹞也長大了),留給觀眾自己去填充。

影片盡情的渲染人間的悲劇,將眾多的生離死別堆砌在福貴一家人的身上。

在國共內戰中,福貴莫名其妙的被抓去當兵伕,連與家人道別的機會都沒有。

之後,雖然在戰場上存活下來,但是老母生病、臨終時,他卻無法親侍湯藥,而女兒鳳霞生病,發燒七天,最後竟成啞巴。福貴與鳳霞都僥倖存活下來,卻也抹不掉那刻在心中,時代所烙下的傷痕。

接下來是五○年代。中共在全國各地推動的「大躍進」運動,福貴一家人也被捲入這場如火如荼的「全民大煉鋼」。

「大躍進」是中華民族數百年來,遭受外強侵凌,以及本身之烽火動盪之後,希望藉由這樣的理想:「十年超英趕美」的實踐(大躍進、大煉鋼),進而,凝聚向心力,以便一方面鞏固統治勢力,二方面提昇民族地位的實驗。

影片所展示的是人民的盲從與熱忱,為了煉鋼,捐出一切可能的鐵材,日以繼夜地賣力,鎮民累得橫三豎八的倒臥街頭,最後只煉成一堆廢鐵,對提昇民族地位沒有幫助,反而讓人看笑話了。

而福貴就在這場運動中失去了兒子,因為福貴為了慰勞辛苦的鎮民,每天忙著表演皮影戲,家珍也在一旁幫忙送水,有慶與鳳霞只好跟著湊熱鬧。有慶由於長期缺乏睡眠,在上課時躲在牆角補眠,不巧,那天區長(春生)正好來學校視察,在倒車時撞倒牆,倒下的磚頭壓死熟睡中的有慶。

沒想到春生與福貴這對老朋友的再度相逢,是透過福貴兒子有慶之死所牽引,命運之荒謬可謂到極點。

接下來,影片進入到六○年代,中共展開了燎原的「文化大革命」,凡是與舊世界有關的東西,一律要予以燒盡。

就在這個時候,當年在賭桌上贏了福貴院房的龍二被群眾簇擁著,押上批判大會,最後被槍斃(因為擁有福貴的房子,被歸類為地主),福貴聽到五聲槍響嚇得屁滾尿流。

滄海桑田,得與失沒有定數,諷刺的是,福貴居然因為賭博救了自己一命,倉卒逃回家的福貴對著妻子家珍說,如果當年不將這房子輸給龍二,如今,這槍打的是我。

福貴的小命,雖然因為賭博而歪打正著的保住,但是他的女兒可沒這麼幸運,在文化大革命中,醫院也遭波及,紅衛兵小護士趕走了有經驗的醫學教授,間接造成鳳霞(福貴女兒)生產時,因為處理不當,血崩而死。

影片呈現鳳霞蒼白的臉,倒臥在一片血紅的床單上,真是怵目驚心。很少有觀眾看到這一幕而不震驚、傷痛的,一股寒流從心靈深處強烈的襲來。

這部片其實是很苦悶的,充斥著死亡與離別的悲劇,導演將所有的大時代悲情都擠壓在福貴這個小市民身上,以便擴展劇情的張力,賺人熱淚,雖然不盡合理,但也只是想以福貴這面鏡子,希望在短短的兩個小時內,盡量的展現生之無奈。

劇情進入到後文革期,波濤洶湧的政治運動隱然消退,在動盪之後需要的是沉靜,福貴與家珍進入了生命中的黃昏,家珍身體不好,大半生辛苦的過活,得了一身的病,福貴細心的照料她。

這一對相互扶持,走過多少患難的夫妻,幸好,還有一個天真活潑的小外孫–饅頭陪著,饅頭跟他的舅舅(已去世的有慶)一樣,養了一群小雞,他好奇的問爺爺(福貴),小雞長大了會變成什麼?福貴答道:「小雞長大會變成鵝,鵝長大會變成羊,羊長大會變成牛,牛長大了,饅頭也長大了。」

這也是影片所要說出的哲理:只要活著,就有希望,而且,生活會越變越好。

終了,螢幕上打出「以後…」,對照著饅頭、小雞以及福貴的回答–小雞長大會變成牛等等的片段,綜合起來,說明,生命固然是嚴酷的,是人的宿命,無法擺脫,只能坦然以對,但是,強韌來自柔軟,生命終將生生不息。

塗牆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